比特幣直銷手段(Bitclub)---截圖集

比特幣直銷手段(Bitclub)---截圖集

1GxPftvZHQBNgVLgw77k8V1BpCFsLR3kD2   1.5


此處只會放某個群組內的對話截圖,不會有任何其他資訊

群組裡面的對話常常十分醜惡,令人啼笑皆非,會定期慢慢更新喔!


欲知詳情,歡迎參考另一篇文章:另一個seafood:帶你一窺比特幣的直銷手段(Bitclub)


-----------------------------------------------------------------------------------------------------------------


(感謝M神,讚嘆M神~~~)





(入金了帳戶卻還沒處理好?這個團隊效率真是太棒了,而且還不跟你說什麼時候會處理好哦,但你還是要趕快繳錢,然後10底才開始慢慢幫你處理!而且還不能隨便亂邀人哦,助教要審核才可以)


(笑而不答 = 答不出來吧!認真說啦,今天一個從事正當工作的人,當別人問起你在幹嘛的時候,你會笑而不答嗎?)


(現在什麼年代了,還會有人提領100萬現金出來放在桌上???你在演八點檔啊)



(在這群人眼中,那些努力工作賺錢的人都是肥羊,他們要好好賺錢才能好好努力跟這些直銷人學投資喔!)

(要做直銷可以,但不能去踩到別人的利益哦,因為別人還沒回本了,你賺走了別人就會大虧特虧哦,這樣助教會森77、氣撲撲喔!)



(有人去冰島參觀礦場,可是卻不能拍內部機台欸,該不會是因為根本沒東西可以拍吧???)


(真正想投資的人才會囉嗦好不好!難道巴菲特在投資的時候,不會把資訊全部蒐集起來嗎?不會囉嗦一大堆後,才謹慎下手嗎?只有白癡投資的時候才會什麼都不問呢!)


(我怎麼覺得妳告訴人家,才是真正不好意思。畢竟真正的朋友才不會把騙局推薦給妳阿!人家跟你說不好意思是禮貌,妳說不好意思就是虛偽了,韻如大姊!)



 


Similar articles

 

毕加索最重要的三幅作品
吴可佳:全球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专家大卫•诺曼心目中毕加索TOP3,选择标准为:作品创作时期、稀缺性、藏家的转变。 收藏 更新于2018年3月23日 06:59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吴可佳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印象派和西方现代艺术市场逐渐成长为全球艺术市场中最稳健的主力军。一方面,该版块的藏家群体地域分布均衡,另一方面,这一收藏门类的艺术珍品也被业内普遍认为具有稳定的资产配置价值。FT中文网《谈艺录》将于2018年期间推出“印象派及西方现代艺术市场”专题,与全球印象派及西方现代艺术市场资深专家大卫•诺曼(David Norman)讨论从20世纪80年代至今,推动其发展的十件最重要的艺术作品。 大卫•诺曼(David Norman) 大卫•诺曼(David Norman)曾经担任苏富比全球印象派及西方现代艺术部门主席,在三十余年的职业生涯中,负责过大都会美术馆、纽约现代美术馆、古根海姆美术馆和波士顿美术馆等印象派作品馆藏在二级市场上的销售,以及毕加索(Pablo Picasso)“拿烟斗的男孩”(Boy with a Pipe)、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行走的人”(Walking…
▍毛孩子
●當毛孩子闖禍 當查爾斯從學院回來,把他的“BRO”──黑色印地安scout bobber──安置進車庫,打開門便倒吸一口氣,又碰地一聲關上了門。 拎著裝滿講義、筆電和各項紙本資料袋的查爾斯站在門外,看了一眼自己打理得還算不錯的院子、朝熱心的鄰居太太問安並且拿自己好像忘了什麼為理由搪塞他此刻站在家門口的真正原因,思前想後,決定拿出手機,登上他的個人SNS──追蹤著幾乎全是他昔日的同袍和近年的學生,他發了一句自帶馬賽克的髒話「喔天啊,叉子」,然後調整鏡頭,非常糟糕地由下往上拍,打開了直播。 「現在,就在剛才,我決定未來可以接受你們用“我的報告被寵物咬了必須遲繳”,但是必須把案發現場──像這樣──」查爾斯提了提單手拎有點重量的包包,打開了門,恐怖的畫面遍在畫面上展開……「演繹一遍!」 只見愚人節時那些老同袍帶來的人工血漿灑了滿地,浸染進地毯,而原先毛色光鮮明亮的黃金獵犬Fedex像隻感染喪屍病毒的嗜血狂狗一樣,深紅的可食顏料沾滿牠的全身、將鬆軟的毛髮凝成綹條,歪頭垂耳無辜得很。Alex,一隻見過大風大浪的貓,盤在客廳唯一沒有遭殃的單人沙發上舔爪子,一副兵臨城下依然故我的寧靜自持,彷彿和著血漿、滿山遍野衛生紙屑不是牠大動四足抓出來的貓造雪………
毫無道理的車
李子碩輕輕喘著氣,疲累的窩進了被子裡,但身後那人仍不饜足的在自己頸窩間不停輕蹭啃咬,大手也不安分的滑進被裡,往剛剛才被他恣意疼愛過的地方摸去,「若青、若青……好了啦……」李子碩按住周若青的手,聲音裡帶著撒嬌跟討饒的軟綿腔調,周若青卻無法停下似的靠得更近了,「那讓我摸就好……」周若青吻著李子碩耳廓,手則摸上了李子碩特別敏感的腰際,「啊……」李子碩忍不住的輕哼,周若青的呼吸聲頓時加重,而緊緊相貼著的赤裸身體讓每個變化都明顯至極,「若青……!」感覺到硬挺的東西抵住自己,李子碩臉都紅了,他轉頭瞪著周若青,不知道該生氣還是害羞,而周若青依舊輕吻著李子碩,「我自己解決……」低低的喘息聲帶著情慾的溼潤聲響起,溫熱的吐息散逸在李子碩通紅的耳邊,而周若青除了一手把李子碩緊緊抱在懷裡便沒有其他動作,「我、我用嘴幫……幫你好了……」李子碩吞吞吐吐的說,周若青停下動作,愣愣的看著李子碩在自己懷裡紅成了一隻蝦。   子碩蝦在周若青的懷裡轉了個身,他有點艱難的看著周若青開了口:「雖然沒有做過,但我可以試試看……」周若青直直的盯著他看,看得李子碩都有些遲疑的:「你……不喜歡那樣?」周若青好不容易從自己腦中失控的想像中回過神來,「不是!我喜…
毬果
邊境上的霧氣層層包裹針葉繁盛之林,水氣內的冰晶四散成一片灰白,菸斗呼氣化成薄薄煙雨。邁向霧外灰藍大原方向的濕地,跨越沼澤區那頭佈滿蕨類蜷曲小葉的路徑,高大四蹄的身影緩緩突破模糊,揚著獸爪般張裂的大角跨破迷域,殘霧窸窸碎碎抓不住被抖落一地流星。 松林正中央的湖結過了冰,浮浮沉沉幾塊皚皚,困城般繞著一圈初生的翠綠。有一日,那會擴大成另一片春季,再緩緩進入綻開嫩紫的夏艷。雄鹿呼出一團白煙,沉沉落向蹄下還冰冷的堆雪,一直延續至湖對岸遠離林群的一棵松樹。 深綠近黑的針葉沾滿霜,融過的痕跡在枝幹生刺,又化在雄鹿噴灑的呼吸中。低下頭將足跡繞了松樹一周,壯麗的大角對針葉疑惑地凝視,試探性更靠近一步,當乾冷鼻頭下的細絨幾乎要沾上雪水時,垂下頭朝樹幹輕輕一碰。 「嘻嘻。」 脆響和成團雪塊連袂落向雄鹿傲然的雙眸,帶重的鬆軟砸來不痛卻滲透層層長鬃,瞬間的寒意激起前蹄不安踱步,甩盪一片待結成的碎冰。 「哈哈!」松樹開心地大笑,抖光白雪的針簌簌閃避雄鹿製造的冷塊,「我嚇到你了嗎?」 大角鹿昂起頭,來不及甩掉的水珠再牠胸前潤濕,「你嚇到我了。」牠承認,那陣沉默比獵人或虎口都令牠心驚。 「嘿嘿……對不起,」不太有誠意的道歉泛滿松香,圍饒…
氣氛才是關鍵,呆頭
「扣、扣」,史傳奇試著摳弄盛滿冷光的爐子,長指敲敲摸摸,滿是好奇。「你在幹嘛?」史塔克的口氣不是很好,不耐煩地翻白眼,抓寵物鼠般捏起前外科專家另一隻手背。 「會不舒服嗎?」 「心理不舒服。這是我的一部份,不是隨身配件。」 他太過分了,史傳奇無措半秒,就著身高和姿勢低頭,沒有說出道歉,嘴唇摩娑史塔克的額角尋求原諒。「你很好奇的話,我下次可以讓你看看醫療報告,」清脆的語氣還是有些生硬,伸手淡淡抓握比自己還大一個至一個半的手掌說笑,「你們魔法師對這世界好奇心太旺盛,永遠像剛出生在世界上。」 「嗯?」史傳奇低哼,恢復了平常的模樣,「那你應該好好教教我,帶我認識這個世界?」 史塔克輕笑,咯咯作響著翻身騎到史傳奇光滑結實的胸前,虛繞在下身的薄被絲絲作響溜至臀下;「你這句話很中聽,」他伸指撫過迷人的凹壑,緩慢,確認指紋觸過每個小小的毛細孔,彎下任何一點細毛,模仿史傳奇的敲打品嚐肌肉回饋力度,舌尖勾著嘴角俯低上身,咬起厚實的嘴唇,放開,舔弄,再咬起,再放開,「做好覺悟了嗎?」 史傳奇陶醉地望向東尼的臉,骨感結實的手指來來回回,掃弄敏感細膩的後腰,指甲在最綿密柔軟的地方偷偷施力,緊繃的剎那搖晃床鋪。史傳奇試著讓手指來到更隱密的…

Tags

比特幣直銷手段 bitclub

Telergaph Archive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