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每一门宗教的经书里都多多少少有关于杀戮的内容,怎么能把行残害生命的事怪罪于宗教而非行凶者?

如果每一门宗教的经书里都多多少少有关于杀戮的内容,怎么能把行残害生命的事怪罪于宗教而非行凶者?

EtOH

如果每门宗教的经书里都有残害生命的内容,那么我们怎么能把残害生命的事件怪罪于宗教本身而非行凶者本身?

每门宗教的经书,都有出版自由,也就是可以自由地胡说八道。人们也有信仰自由,也就是可以自由地被蛊惑。那么 这明明是这些人本身的“判断力”不够(也就是很蠢),所以才会杀戮他人。

我们这些“判断力”很够的人,都知道经书里的教导杀人的内容是不能信也不能实践的。那些判断力不够的人才会是照着书杀人。

每个人都有愚蠢犯错的时候,我也不例外,但是我知道那是我的愚蠢教我犯下的错。如果我说是某某书本叫我做的这蠢事所以去怪罪书本吧别怪我 -- 那一定是我找的借口,不仅证明了我愚蠢 还证明了我不诚实。

比如 希特勒/毛太祖在历史上杀了很多人,如果毛把自己的错误怪罪给一个随便什么书籍(比如马克思),那么我们一定知道他在瞎掰,他仅仅是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而已。现在全人类都知道他这个人 本身是错误的(因为他自己的愚蠢残暴),不会是怪罪给某个书籍。

如果一个人愚蠢,那么在犯错认错之后 还可以得到宽恕。愚蠢且不诚实的人,那么更应该不得到宽恕。 ---- 那么 我们这些判断力足够的人,为什么要去被 “愚蠢且不诚实的人” 牵着鼻子走? 

我们这些判断力足够的人,知道人只会因为自己的愚蠢而犯错,知道犯错者找什么别的借口都是不诚实,知道谁是“愚蠢且不诚实的人” (也就是那些在杀人之后非但不把过错归结为自己的愚蠢,而却不断找借口,指责是经书在教唆他们杀人、他们自己没有责任)。

为什么我们会为他们拙劣的借口买账、继而去抵制经书、抵制宗教,却忘记了每门宗教的经书里都有杀戮相关的内容,这是不能成为杀害他人的借口的 ---- 而失去了 “一旦有人以此为借口,只能证明他们愚蠢且不诚实” 的判断力?




不要总是把问题归结于人的身上。


 宗教自由并不影响人类合理的,逻辑的认识宗教。举例子而言,尽管吸烟在各个国家都是被允许的,但是这并不影响人们认识“吸烟有害健康“”这个事实。同样的,尽管宗教自由是基本人权之一,这并不妨碍逻辑上存在的“宗教传播的本质都或多或少存在洗脑”的认识,而且广泛被无神论者甚至被部分宗教信仰者所接受。这也是信仰自由的一部分。信仰自由包括了信仰任意宗教的自由,也就包括了不信仰宗教的自由,也包括了信教者与不信教者关于宗教的争辩。实际上,就跟民主与专制的争辩的一样,宗教与反宗教的争辩存在的时间长达数个世纪。你看到的问题所在,主要是现阶段存在的两点主要发生在中国的问题:一是中国政府迫害并控制了宗教团体,二是中国无神论者(注意不是无信仰者)占据了大多数并拥有强烈的反对宗教的意愿。


 但是在人类的历史上,宗教团体对于无神论者或无信仰者或异教徒的迫害远超后者对前者的抵制。在《圣经》旧约里就有大量此类记载,罗马人迫害耶稣,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出埃及记中上帝杀死了埃及万灵的长子:


耶和华宣布说:“我再使一样的灾殃临到法老和埃及”——击杀长子。(《出埃及记》第11章第1节参)他吩咐把亚笔月定为以色列的正月。在该月初十日,他们要取一只无残疾的一岁绵羊羔或公羊羔,然后在十四日把它宰杀了。在当日黄昏的时候,他们要取点血,涂在房屋的门框和门楣上。然后他们要留在家里,吃烤羊羔的肉,但不可折断它的骨头。他们家中不可有酵,而且他们要赶紧的吃,穿好衣服预备上路。他们要世世代代记念这逾越节,奉为耶和华的节。然后他们要守七日的无酵饼节,吃无酵饼,并要把事情的一切意义教训子孙遵守。(后来,耶和华对这些节期颁下进一步的训示,吩咐以色列家所有首生的男丁和雄性牲畜都要归耶和华为圣。) 以色列遵照耶和华的吩咐而行。然后灾祸临到了!在午夜时分,耶和华把埃及地所有的长子,连同一切头生的牲畜,尽都杀了,但天使却越过及拯救以色列头生的人畜。


 如果如题主所说,要把杀人的罪恶一层一层往上追溯的话,那么上帝显然是罪魁祸首,但是上帝是不是罪魁祸首呢?信上帝的人会觉得这话很荒谬,不信上帝的人认为根本没有上帝,至少会认为上帝不会如此直接的干预人类社会。那么要怪谁呢?事实上,是原始而落后的奴隶社会造成了埃及人与以色列人的冲突,而在人类的历史上宗教跟奴隶社会以及后来的中世纪的封建社会是如影随形的。举例子而言,十字军东征是罗马教皇的指示,但每一次东征的命令都出自一位罗马教皇之手吗?并不,驱动战争的并不是一个人的指示,而是如美国学者朱迪斯·M·本内特在他的著作《欧洲中世纪史》所描述的那样:

“十字军远征聚合了当时的三大时代热潮:宗教、战争和贪欲。”

 再举个例子,罗马宗教裁判所下命令烧死布鲁诺,假如审判布鲁诺的六位红衣主教换人,那么布鲁诺就会免遭火刑吗?不会。就算你把整个罗马教廷上上下下都换一遍,只要这个教廷所有人还是天主教教徒,布鲁诺都会被烧死,至少不会被安全的释放出来。因为这是宗教的本质导致的,在人类漫长而黑暗的专制社会中,宗教是最好的也是最残酷的统治工具,因为它可以控制人的思想。基督教教义中有天堂地狱之分,认为人类生而有罪,信上帝可以赎罪升入天堂,不信者有可能堕入地狱。但是如果有人就不信上帝,哪怕下地狱也无所谓,一个足够虔诚的基督徒会感到不理解。事实上我的表弟就是一位比较虔诚的基督徒,在他给我讲述教义之后,我笑着告诉他:“我想看看地狱是什么样子,”他表示不解。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宗教观点不同导致了人与人之间出现了意识形态上的强烈冲突,尽管现在基督教做的很好——“要爱你的敌人”,但是这个问题依然存在。而且这跟存不存在无神论者毫无关系:如果我信伊斯兰教,那大概我们俩会打起来。


 事实上,“信仰自由”这个词是从根本上限制宗教的,因为他包含了可以转信别的宗教,和不信仰宗教的自由。在世界上的主要宗教中没有多少会原谅叛教者,也没有多少会放过异教徒。所以你说一个人打着宗教的旗号去杀人是因为他自己的问题,而不是宗教的问题,这个判断是有偏差的。你认为宗教是无害的,只不过是因为法律与理性的框架下,不允许以宗教为理由杀人。但是以宗教为理由的意识形态的冲突还是实际存在的。就算现在全体中国人都有了各自的信仰,假设50%信仰伊斯兰教,50%信仰基督教,穆斯林还是会抵制《圣经》,基督教徒还是会抵制《古兰经》 如果你不抵制,那只能说明你不够虔诚。如果你作为一个基督教徒不抵制《古兰经》,那只是因为现代基督教变得更加温和了,变得更加适应资产阶级民主政治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例子,教皇否认了地狱的存在:

Bad souls are “not punished,” the journalist, Eugenio Scalfari, 93, reported the pope as saying. “A hell doesn’t exist.”


 这就从理论上解除了基督教的一个反人类的地方,那就是不信教带来的惩罚。教皇表示“bad souls”“just disappeared”,所有的无神论者看了,大都会表示积极的态度,如果这种教义能深入人心的话,基督教跟无神论者跟其他宗教的冲突就会减弱很多。所以宗教是发展变化的,无神论者抵制的是那个落后愚昧吃人的宗教,而不是别人的精神慰藉与信仰。这中间的差别就是:你是否拿自己的信仰标准去judge别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人因为不信教,而变成这个样子。”我只知道莱克星顿打响第一枪的时候,领头的可不是个牧师;1987年韩国大游行的时候,走在队伍前面的也不是位神父;为台湾解放报禁而努力的,难道全是宗教组织吗?同样的,当无神论者反过来judge信教者的时候,也犯了同样的错误,即宗教的本质并不能成为宗教被迫害的借口。一个东西是愚蠢的,不代表它一定要被消灭;应该被消灭的东西,也不一定是愚蠢的。强迫他人信教跟强迫他人不信某种宗教都是洗脑的一部分,是应该抵制的。而且宗教作为意识形态冲突的最前沿是会长久存在下去的。这里边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细节,上帝的神力无可匹敌,那么为什么他不令埃及人直接信仰上自己呢?或许有人会说他给予了埃及人自由选择的权利,但我更相信就连神也改变不了人的思想。那么有什么比保持一个上帝都改变不了的思想更有趣的事呢? 或许事到如今,也可以认为无神论者是有信仰的,就是认为人类通过对宇宙与自身不断的探索,可以终有一天可以把自己的命运握在手中。上帝不让我们建巴别塔,我们偏要建一座。



资料来源: 品葱

https://www.pin-cong.com/p/59804/

 


Similar articles

 

如果看待“看到有人自杀,其他人起哄”?
很明显,一个人要自杀了,别人起哄,法律不可能让自杀的人不自杀,也没有办法要求别人安静,那么这些起哄的人是不是就没有罪了,清清白白的好人来着?这些人的行为到底造成了什么破坏,应该赔偿吗?自杀的人是自杀死的,他们没有责任对不对?如果他们其实没有造成任何财产损失,也没有危害社会秩序,那么这种行为应该是个人自由,应该保障做这种事情的权利对吗? 那些没有起哄,但是在旁边看着感觉非常有趣的人,是不是道德水平更高,更善良的人?社会都是这种好人,那么这个社会是不是更理性,更公平? 例如6月20日甘肃女生的跳楼事件,19岁的女生跳楼自戕,围观者的起哄声此起彼伏、锥心刺骨,这些围观者的起哄行为就涉嫌了“情节较轻的故意杀人罪:教唆、帮助他人自杀”,但定罪和判罚的可能性很低,因:1、法条上并未注明“围观他人自杀并起哄”是不是“教唆、帮助他人自杀”的行为;2、“围观他人自杀并起哄”与“自杀者的自杀行为实行”之间,因果关系并不明确,二者相关性的强弱都难以廓清和判断。因此,“围观他人自杀并起哄”的行为是不是犯了“情节较轻的故意杀人罪”,在中国大陆是争议性很大的问题,众说纷纭。 至于说“围观他人自杀并起哄”的行为何以发生,有兴趣的朋友…
如果评价范跑跑
其实我想说的是,向范美忠道歉。 很抱歉,斟酌再三,还是决定在标题里用“范跑跑”,因为这是个全国人民都知道的称呼。而范美忠,大家听到可能会想不起来是谁。这大概就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吧。 但是,希望因为标题的辨识度而点击进来的你,能够记住范美忠。 下载腾讯新闻客户端, 女孩帮醉驾男朋友换血 范美忠 今天,汶川地震十周年。 财新网推出了一篇范美忠的专访文章。哥看了以后很感慨。 当年地震发生时,范美忠不顾学生独自逃命,被网友戏称为“范跑跑”。而他事后在网上发布的一篇文章更是引起全民公愤。 他在文章中写道:“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女儿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人,哪怕是我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因为成年人我抱不动,间不容发之际逃出一个是一个。” 十年过去了,范美忠如是解释他发文的动机。 那是长久积累在我心中的东西的爆发。我觉得宣传那种英勇牺牲是不合适的,他给你一种暗示,就是你没有为学生英勇牺牲就是错,甚至你下次有灾难,你还得为别人英勇牺牲,歹徒拿枪进来了,你得去堵枪口。我说不行。我是属于那种我一定要按照我的价值观生活的那种人。我作为一个老师,我是不认同教师要为学生牺牲的价值观的,我就要挑战这种伦理价…
如果说中西都是精英治国,那究竟有什么差别?
西方肯定是精英治国,中国可真是谈不上。 记得以前总是提到前苏联是专家治国,那倒是真的,苏共高官都是完成了学业的专业人士,起码他们受到了完整的教育,因为他们没有停办大学长达10年之久(历史上的反智主义顶峰), 而中国现在的最高层,没有接受基本的教育,(太多人是工作以后拿了一个硕士,博士学位),这就导致了他们认知方面的几个不可弥补的缺陷 1,他们缺乏基本的人文意识,都是一批冷血动物,现在想执政手段和策略可以清楚这一点 2,他们缺乏逻辑思维,什么事情都是非常拧巴,说不出的愚笨。 3,他们缺乏历史视野。 4,他们缺乏远见 5,他们缺乏自知之明 6,他们缺乏历史担当 资料来源: 品葱 https://www.pin-cong.com/p/109018/#!q_mt
委内瑞拉为何会陷入「全面饥饿」?
货币是政府的信用,而这个政府已经完全失信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委内瑞拉在70年代是人均GDP前10的国家,其货币玻利瓦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整个拉美最坚挺、最值钱的货币。政府失信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强势玻利瓦尔的推出,强行将本国货币按照1:1000的比例升值,只是那时候赶上国际油价大涨,卖石油的钱足以支撑查韦斯政府的高福利政策,进口食品不在话下,多余的钱还能大搞共产主义建设。导致今天这个局面原因太多。 总结一下:典型的左派瞎搞、经济奔溃的例子。 享受高福利和今天挨饿抢超市的,是同一帮人。 个人觉得说全面饥荒有点夸张,委内瑞拉穷人一直很饿,哄抢超市的事,一直都有,很多穷人吃不饱,只不过现在从一天吃两顿变成了一天吃一顿,甚至一顿也吃不上。原来排队还能买到点东西,现在排队也不一定有了。官方和黑市汇率的巨大差距,最直接的反应在了商品物价上。 同样的商品在不同超市里价格可能会相差100倍,新闻图片里超市货架是空的没错,但随便进一家富人超市,用琳琅满目形容一点不为过,有大量买不起这些商品的人,也有大量买的起的人。刚来的时候不适应这边的物资短缺,问一些中产阶级以上的人怎么购买牛奶白糖,大多数表示家里屯了几个月的柴米油盐,所以说全面饥荒不够客观。…
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所言,按照品德+节制+荣誉+恐怖作为体制原则,四合一的政治体制会带来哪些影响?
如果说 “民主政体的原则是品德,贵族政体的原则是节制,君主政体的原则是荣誉,专制政体的原则是恐怖 ( 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 ” ,那么四合一的是什么? 我前段时间刚好写过这个,贴出来把。 《论法的精神》是孟德斯鸠的代表作,是西方近代政治哲学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因为这本书,三百年来,孟德斯鸠的思想体系被广泛采用。在新的形势下,利用新的理论工具,我试图对这一哲学体系进行批评。 首先,我想对书的内容做一概述。其理论主要有三大块: 1. 政体分类:专制政体、共和政体、君主政体,这三种政体分别依据恐惧、品德、荣宠来进行统治,孟德斯鸠支持君主政体。 2. 自由理论:在不触犯法律的情况下,可以做任何事情,这就是自由。 3. 三权分立: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相互分立制衡。 4. 补:认为劳动创造价值,私产应该得到保护 美国是对孟德斯鸠理论落实最好的国家,实行了联邦制,私产保护,三权分立, 总统制(孟德斯鸠的君主制),我将着重分析美国。 美国现阶段面临极其严重的贫富差距问题,福布斯富豪榜前四百位富豪的财富大于其余所有美国人的财富之和。孟德斯鸠极其重视私有财产的保护,他认为劳动创造价值,夺走他人的私产就等于夺走他人的劳动。…

Tags

如果每一门宗教的经书里都多多少少有关于杀戮的内容 怎么能把行残害生命的事怪罪于宗教而非行凶者

Telergaph Archive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