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管制是不是只存在专制国家?任何民主国家都允许自由兑换外汇?

外汇管制是不是只存在专制国家?任何民主国家都允许自由兑换外汇?

Sagar Wong

个人出口赚得的外汇都是自己的,国家无权强制结算。国家要获得外汇储备只能通过自愿兑换。



有一定的关联在其中,但外汇管制更像是一个专制政权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这个归纳其实也不严谨,一些特例比如沙特这样的土豪专制国家就是不需要外汇管制的)。没有外汇管制意味着人民可以用脚投票反对专制政权,这个政权奴役人民的能力就会被大大削弱。


专制政权除了害怕奴隶用脚投票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印钱的诱惑了。前面有葱油已经提到了蒙代尔大三角,其中的汇率、自由兑换、印钱只能三选二。这位葱油列举了稳定汇率的重要性,这是十分有道理的,所以如果想要自由兑换就只好牺牲印钱了,你猜猜专制政权能同意不?呵呵。



资料来源: 品葱

https://www.pin-cong.com/p/75832/#!q_mt





 


Similar articles

 

大多数自由派是否属于既不爱党 同时也不爱国
在面对不爱国的指责 官方的 有点名声的 相对主流的自由派都会说爱国不是爱党 如果说爱国不是爱党 但至少是努力使国家强大 或为国家成就自豪的话 称自由派不爱国是否并不冤枉 补充: 1 这里所说的不爱国 已经将政治立场上的对立提剔除在外 2 民众的生活水平幸福指数虽然和政治制度相关 但也和独立于政治制度之外的综合国力 国家经济总量 科技水平等关系更为密切 是啊。都自由主义了,还在乎那么多干嘛。 尤其是偏右翼的自由意志主义者,对于一切都是以「whatever」的态度对待的。 他们即不爱国,也不爱政府,但也不反政府,也不恨国。看见这个国家的负面也不会捶胸顿足,可能只会在这个负面有点笑料感的时候才会转发配个微笑表情。 但是他们为什么反对民族主义、反对爱国主义呢?因为如果不去反对,那么他们的自由地持有「whatever」的态度的自由就可能被剥夺。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会追求国际主义、会追求无政府主义。他们可能对此亦无动力。 一个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应该是你把他拎起来马上投放到挪威北部的一个偏远小镇,亦或是玻利维亚高原上的一个小城,他都能自由自如地活下去,并不会对故乡、故国有什么执念。 一个真正的自由意志主义者,应该…
大家是如何看待不能刷机或很麻烦的android手机?
比如不能卡刷,root权根获取麻烦或根本无法获取,刷各种rom很难,解锁困难,很难进入rec界面,对系统进行修改,更别说第三方rec…… 就像手机不是自己的手机,不断的受手机厂商限制。 这样少了很多可玩性,让安卓潜力无法完全发挥?这样还不如玩苹果。 葱油是怎么看待这样的安卓手机? 「我走过最陡的山路,看过最壮丽的日出,在午夜公路旁,对著夜空说我不服输。」 身为Android用户,常常都在XDA爬文,连续试了几个晚上,不断重新开机,进入各种模式介面。 有时候放弃了几天,又心血来潮出来折腾。 成功之后各种虐待手机。 每家厂商都有自己的脾气。 遇过最麻烦的是HTC系列的手机,除了驱动程式,还要解锁bootloader(官解),还要S-OFF(HTC特有),再刷ROM。 相比之下小米系列亲民许多,人为破解也保固,我就很不客气的把它多次变砖又復原。 ASUS刷机无难度,但是ROM太少。Sony当初的海苔条逼我刷机,也折腾了几个晚上。 BTW安卓以外,有一阵子喜欢用塞班系统,就是因为它的方便。 有时候刷机或Root只是为了好玩,就像解除车的电子速限,实际用途并不多。 以前还遇过冷门手机,根本找不到ROM,只好自…
大家谈一谈自己思想的渐变过程吧?
品葱大多数还是出生在大陆的人吧,自然从小接便受党国的教育,但现在的各位都不怎么喜欢共党,甚至反对共产党,巴不得它下台。 那这样的思想是怎样形成的呢?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家回忆总结一下吧。 读小学的时候还是粉红,但那时候还有谷歌,有时候是能搜索出一些奇怪的东西的。后来看了一些韩寒对体制的批判文章,而且后来一些原本能上的网站也被封了,自然培养了翻墙习惯,之后懂的东西就越来越多了(羞)… 不喜欢政治课本里的叙事方式。 到了twitter,因为安全意识不足,牢骚太多,被喝了一次茶。此后安分守己,坚持自我审查,尽量不在网上讨论政治。事情过去多年,但某天在地铁被查身份证,发现还是被当成重点人群看待(坦白我过去的经历后,警察都会理解放行)。这让我意识到做小白兔不可行,自己还是被某些人记着。另一方面害怕这事因此被身边更多人知道,影响他们对我的看法。父亲也是十分谨小慎微的人,此后他每次知道我在别的地方谈政治,都会变得十分紧张并喝止。 另一方面,twitter的经历也让我意识到小部分人自high是十分狭隘的,我们不可以把在某个群体中听到的声音,当成是现在整个社会的声音,这是互联网时代大家要认识的观念。在圈子壁垒更高的中国互…
大家谈一谈自己思想的渐变过程吧?
品葱大多数还是出生在大陆的人吧,自然从小接便受党国的教育,但现在的各位都不怎么喜欢共党,甚至反对共产党,巴不得它下台。 那这样的思想是怎样形成的呢?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家回忆总结一下吧。 这是我最初几次回答问题,我其实非常害怕有人说我年龄小,水平低(被知乎上的学历歧视吓怕了)。不过看到这里有回答得非常不错的00后,我就放心了。 我也是00后,但我的家人都是非常虔诚,非常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徒。我们全家都是编制内的,外公外婆和家母在公安部门,家父是大学教授。我记得小时候家人对我进行的是非常正统、非常严厉的党国教育,我要强调这一点,因为我后来广泛地问了我的同龄人,发现00后中有像我这样受到如此严厉党国教育的人已经很罕见了(比如我在6岁时父亲以一个宗教信徒一样的态度要求我背诵像唯物主义、唯心主义、辩证法这种马克思主义哲学教条,而同龄人的父母往往讲的是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如何在社会上生存之类的话)我要举一些例子:我的父母告诉我学习是要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社会上好人多,社会总体上是好的,而原因是因为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在父母影响下,我把除了我自己以外的一切人和东西(当然是由父母提供、表过态或默许的)都…
大家谈一谈自己思想的渐变过程吧?
我从小就喜欢看书,一开始了解社会的黑暗是看了许多有关黑暗时期的文学作品,比如说余华的《活着》、路遥的《惊心动魄的一幕》、莫言的《生死疲劳》等等,甚至从《三体》中我都看到了文革中血腥的挣扎。 一开始我只是为了遭受迫害的右派抱不平,毕竟我从小就莫名有种知识分子的情节。但随着阅读量的增加,特别是学会了用历史的目光看待事物后,我渐渐地开始怀疑从小被灌注的我党光伟正的历史。后面我又陆陆续续读了刘瑜的《民主的细节》、《观念的水位》等社科类的书籍,对西方民主有了一定的了解,对比之下,我觉得中国的现状本不该这样,我们值得一个更好的未来。就像刘瑜说的,你不能绑住人民的脚,然后说中国人不会跑,并扣以中国人劣根性的帽子。而当局就像王小波笔下《花剌子模的信使》中的花剌子模君主。 后面又因为野夫的《乡关何处》,我知道了六四事件,以及当初奔赴延安的热血青年许多死在了整风运动中。为了了解六四,我学会了翻墙,为了求证我后面又读了罗斯·特里尔的《毛泽东传》、章怡和的《最后的贵族》和赵紫阳的《改革历程》等书,知道了“往事并不如烟”。 但不幸地是我在现实生活中我还没遇到过志同道合的人,我曾问过我爸关于六四事件的看法,他只说了一句杀得好,至于大学同…

Tags

外汇管制是不是只存在专制国家 任何民主国家都允许自由兑换外汇

Telergaph Archive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