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有哪些让你感动和不爽的事情/物?

在台湾有哪些让你感动和不爽的事情/物?

Traverse

去年年中的时候在台湾住了一个月,我这个人对旅游的偏好是喜欢在一个地方住上一段时间,细细的观察和体会,而不是走马观花式的浏览一下景点完事。


在台湾住的那段时光确实给我留下了很不寻常的记忆,下面按照题目的要求说一说我被感动的地方和不爽的地方。


被感动的地方:

  • 一进台湾,基建虽然显得老旧,毕竟是二三十年前的产品,但整个社会显得非常的平和。没有街头鸣笛,有机车(小摩托)群体有序的开过。
  • 街头、地铁非常干净,就算是人头攒动的夜市都没有发现地上有乱扔垃圾。
  • 志工随处可见,街头、捷运、医院等到处都有他们的身影,发挥着余热。
  • 计程车司机超级热心nice,说我长的像台湾人,说台北最美的就是人情味。
  • 我去医院看病,志工热心的问我怎么回事,还介绍了她家人的情况(她为什么要来这做义工)。获知我没有健保后,竟然建议我去隔壁的台大医院,会比这里的私立医院便宜。
  • 街头的路名到处体现了中华传统美德,如仁爱、信义、忠孝路。
  • 我的交通悠游卡丢失了,告知地铁工作人员后,热心详细的帮我查询有没人捡到的记录,过几天还发短信给我说目前仍然没有人捡到。
  • 我去菜市场买菜,六七十岁的大爷大妈把菜包装给我后都要说声”谢谢“;公交车上,人们下车前都要跟司机说声”谢谢“。
  • 打开电视机,电视里在辩论”司法改革“,”中学教师萧晓玲的多年前的错案的平反问题“,”关心台湾物价涨价“等问题。而不是大陆的一片”和谐“以及娱乐至死。
  • 官员们走出来大多只是一介平民的模样,卑躬屈膝,唯唯诺诺,生怕说错了话、办错事。在立法院里面对立法委员的质询更是异常恭敬。
官员在立法院接受立法委员质询


不爽的地方:

  • 房价有点小贵哦,台北的房价好的地方大约30万台币一平米,也就是人民币5万,这让我每天在airbnb上找的独立公寓日租达到300+RMB。
  • 外国人想骑机车竟然还不是很容易!



资料来源: 品葱

https://www.pin-cong.com/p/5260/



 


Similar articles

 

在墙内避过审查传播真相是否有必要?
我认为是必要的。 这个讨论让我想起了一部电影《楚门的世界》,好多细节早已淡忘,但是给我的震撼和思考却是长久的。正如最后他的选择,在楚门的世界里,他是主角,衣食无忧,一切人围绕他转,外面的世界也有数不尽的虚伪谎言,而且充满了不确定性。楚门给出了他的选择,人有知道真实世界的权利,和自由选择的权利。虽然真实的世界可能是残酷的。 正如奥古斯丁所言的自由,但是在谎言中的选择,还是一种自由的真实的选择吗?对这个人自已来说不可悲吗? 回到议题 1, 确实有很多人虽然知道一些事实,可能是利益相关,表现的很冷漠而且不愿改变不愿提及,但是他们代表不了还有更多的人,对很多的事实完全不了解,基于谎言做出的选择和判断,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的选择并不是自由的,他们被当作小粉红或自干五等其实是很不公平的。有的时候基于简单的事实就能改变一个人的观念。举个两个例子,真的有很多人认为现在中国很富强,人民安居乐业。其实如果他们真的知道中国贫困人口现状,知道杨改兰,他们就不会这么想了,很可能会关注低收入人群和不平等分配,对老干部的退休医疗也会有不同的看法。再如很多人确实认为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中国一切灾难都是美帝造成的,当他们知道了有多少高官…
在墙内避过审查传播真相是否有必要?
看起来这是一个很早的问题,但我还是想写点东西。 有必要。 在墙外常常看到五毛轮子舌战,舌战与论辩的基本区别在于:前者强调观点表达,后者强调事实和推理过程。 真相自有它的力量。这也是在墙内传播真相对于官方洗脑宣传的唯一优势。官方有它的资金、技术和号召力,但没有事实那简单而珍贵的说服力。 在墙内,如果要达到效果,传播的只能是事实。 大家可以试用一下无界,如果是从未翻墙民众,想必一看到便会吐血。只能说观点真的很吓人、很难让人接受。 从品葱之前的帖子以及我的个人经历来看,传播事实的效果相对较好。把六四事件的维基、youtube纪录片抛给他们,把思辩性强的博文抛给他们,比任何观点都要强。 所以我希望有能力和意愿的人都能利用现实生活中社交网络的私密性传播事实。这是一种低效但可行的方法。有了追求真相的欲望,才会努力了解真相。才能说这方法是有效的。我承认自己对于墙内的互联网现状感到深深的悲观,但我不会放弃努力。罗曼罗兰对于英雄主义的观点放在这里很合适。 资料来源: 品葱 https://www.pin-cong.com/p/64213/?s=115555
在墙外问墙内可以提问的问题有意义吗?
有的问题在墙内是可以提问的,那么这样的问题有没有必要在墙外再提问? 当墙外的问题除了涉及墙内敏感信息之外,还涉及了大部分民生,科技,爱好,卫生,音乐,历史等一大堆的问题,并且最终使用人数超过墙内的主流媒体之后,将会吸引更多的墙内吃瓜群众翻墙来使用墙外中文社区,而在使用中,会渐渐体会到墙外的自由,进而引发一些墙内不允许的思考。 资料来源: 品葱 https://www.pin-cong.com/p/99404/
在民主国家如果一个人特别关心政治和社会他可以怎么做?
我知道一个加拿大本地人,大学毕业后在多个IT岗位工作过,但是对社会事务特别关心,也喜欢发表对一些社会问题的看法。 和知乎上只会附和执政党、对国外的政治头头是道却从不知道如何解决身边问题不同,他觉得他有必要站出来、作为一个社会少数对社会问题感兴趣的人,来解决社会存在的问题。 于是他选择了主要党派中价值最接近他的政党,从注册开始,积极参与党派的活动以及该选区选举时的造势活动,他还在节假日积极投入当地的Food Bank等志愿者活动。随着时间的延长,他在党派内部也混的非常熟了,在某次的大选中,被该党提名为所在选区的提名人。 结果那次该党派时来运转,大部分选区都赢了,他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议员,成为议员后在议会非常活跃,走访社区,了解真实需求,对于他关心的事务的话语权就更多了,对产生积极的改变也有效多了。他也经常组织一些内部研讨会。 在第二次大选连任,并且根据他之前的专长和工作经验被提名为xx部长。 这是联邦级别的例子,当然还有省的例子,太多了,有的人想对医疗和教育方面改革,就参与省级政党。 资料来源: 品葱 https://www.pin-cong.com/p/110158/#!q_mt
在网上和人争论时如何抑制自己的怒气?
 “怒气 - 愤怒”是人类的基本情绪之一 —— 保罗.埃克曼(Paul Ekman)的“基本情绪列表”和罗伯特.普鲁特奇科(Robert Plutchik)的“情绪轮”都包涵了“愤怒”—— 人类的头脑中,存在着两套不同的情绪处理系统 : 1.运作于潜意识水平的快速反应系统,它与人的内隐记忆相连,对外在的刺激进行快速的筛选和响应,反应速度超过了意识的反应速度;2.运作于意识水平的一般情绪处理系统,它与人的外显记忆相连,这一系统产生情绪的速度较慢,但可以为意识提供更加完整的信息。这两套情绪处理系统并不是泾渭分明、万枘圆凿的独立运作着,而是互相影响、互相绞缠、互相浸染的混合运作着,极其的错综复杂。加之人类的意识无法渗入和掌控潜意识领域,故“抑制怒气的生发(也就是说,从根本上的阻止愤怒情绪的生成和发展)”是难比登天的,但人可以“控制怒气的表达(也就是说,当人意识到愤怒的情绪时,就可以“有意识的”控制愤怒的表达方式和途径)”。若您对“愤怒 - 情绪”仍有兴趣的话,可以读一读菲利普.津巴多(Philip G.Zimbardo)、罗伯特.约翰逊(Robert L.Johnson)和安.韦伯(Ann L.Weber)合著的《普通心理学》一书。…

Tags

在台湾有哪些让你感动和不爽的事情

Telergaph Archive

 

Go Back